大型现代评剧《春回桃湾》参演第十一届中国评剧艺术节

2018年10月30日09:38  来源:吉林日报
 
原标题:正气清风荡桃湾

  《春回桃湾》剧照。山野菜加工厂办成功了,李长军向李春燕汇报销售情况。(韩兵侠摄)

  《春回桃湾》剧照。侯大金为保全自己,撵李春燕离开桃湾村,并绑架其女儿,被李春燕识破。(韩兵侠摄)

  日前,第十一届中国评剧艺术节在唐山落下帷幕,由长春演艺集团评剧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春评剧院)创排的大型现代评剧《春回桃湾》成为了本届评剧艺术节的收官大戏。时隔多年,曾被视为全国五大院团之一的长春评剧院,再度为全国观众献上了一部令人惊艳的作品,也为吉林戏剧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题材新颖 视角独特

  《春回桃湾》是一部反映新时代农村题材的作品,讲述了阔别桃湾村30年的李春燕,挂职回到家乡担任第一书记,带领乡亲们惩治村里的恶势力,落实党的精准扶贫政策,脱贫致富的故事。该剧以独到的眼光,紧扣时代脉博,正面描写了农村建设波澜壮阔的场面,是一部接地气、聚人心的优秀作品。《春回桃湾》以独特的视角开掘主题,从农村寻常百姓生活入手,戏剧化地将一个村、一群人的酸甜苦辣和情感纠葛提纯到舞台上,从多个角度揭示人性的变异和回归。

  《春回桃湾》以反腐和脱贫为戏剧线索,交错并进:一是以侯大金为首的恶势力持权私卖山林,强占采石场,拖欠群众承包费,极大地损害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乡村的建设发展。李春燕返乡后,彻查情况、维护正义,面对艰难险阻坚决惩治恶势力。二是李春燕带领村民兴办山野菜加工厂,改变乡村生产、生活面貌。剧中还表现了刘长军、巧菊等年轻一代的成长过程,无论是面对恶势力的坚定,还是在建厂、生产中展现出的干练和能力,都让观众看到未来和希望。

  在展示现实生活的同时,《春回桃湾》还紧密连结历史纠葛,增加了戏剧的厚重感:老霍爷贯穿今夕,串连起了李春燕、侯大金等主要角色,是桃花村的一部活历史;悬挂在村头的老钟,每到戏剧发展的关键时刻,便会鸣响,它是桃湾村历史文化的延伸,记录过去,昭示未来。老霍爷加上一口老钟,勾划出桃湾村的历史,让观众感受到沉甸甸的分量。

  以情入戏 形象鲜明

  《春回桃湾》将戏的着眼点,牢牢聚焦在一个“情”字上,追求人物的血肉质感。在情与法之间,在乡情、友情、恩情所交织的戏剧冲突中,塑造了一个个个性鲜明、性格迥异的角色。在情节推进中,剧中人的内心世界不断受到敲击与拷问,人们在斗争中创造历史,锻造升华。

  李春燕是剧中的核心人物,她与侯大金是少时情同手足的朋友,甚至共历生死。李春燕回乡任职,面对侯大金违纪、违法,巧取豪夺的行为,对她来说是一次情感与精神的挑战,观众能够清楚感受到她内心激烈博弈的痛楚,同时在体会李春燕所承受的撞击下,看到了一个女村官精神世界的升华。剧中的李春燕不仅是一个铁面无私的村官,也是一个刚中带柔的母亲和朋友。当侯大金被绳之以法时,李春燕百感交集,情不自禁解下自己的围巾,包裹住侯大金腕上的手铐,为她的大金哥留下了最后一点尊严。这种精心的设计,既展示了李春燕的坚定、坚强,又流露出深藏在她内心深处的柔情。

  侯大金是剧中着意刻画的恶势力代表,他被金钱腐蚀、不能自拔,但也充满了内心矛盾。李春燕初回桃湾村,他担心权力被夺,但心依然满怀久别重逢的兴奋;当弟弟侯大银火烧山野菜加工厂,他内心复杂达到了极点,既担心大银被抓连累自己,又不想给李春燕带去麻烦。在自相矛盾中,侯大金最终落入法网。《春回桃湾》在表现他阴险毒辣的同时,又有分寸地表现了他蜕变过程中内心的挣扎与苦痛。

  老霍爷是剧中的枢纽性人物,他与李春燕的父亲是开山劈岭造福桃湾村的领路人。对于李春燕,他在满心呵护中深藏愧疚,为当年无法援救李春燕父亲脱险而深深自责,他对李春燕的守护也是对桃湾村正义与希望的守护。田二江则是剧中又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作为村里的老干部,他在恶势力的威逼利诱下失去了话语权,但他心中始终装着村民,展现了一个唯唯诺诺又不失正义感的“厚道人”。

  配合默契 呈现完美

  《春回桃湾》集合了韩志晨、贾慧敏、王丽辉、张明君、石磊、刘巧云、左玉山、孙大庆、周正平等一众国内舞台艺术“大咖”,在他们的鼎力相助下,长春评剧院的演员们倾情演绎,完美呈现出了这部评剧。

  在中国评剧艺术节剧目评论会上,中国评剧院院长王亚勋如此评价《春回桃湾》,“长春评剧院演员好,要味有味,要字有字,要情有情,要劲儿有劲儿,要‘技’有‘技’!”《春回桃湾》剧组的主要演员,几乎都是来自吉林省戏曲学校(现吉林省艺术学院)的同届同学,他们年纪相仿、行当齐全、配合默契,20来年的艺术实践,让他们历练成了既能站“中间儿”,也能站“两边儿”的舞台艺术精英。

  李春燕的扮演者刘亚丽曾主演过《白蛇传》《鹰格泪》《恩怨长山》等多部古今大戏,并能够跨剧种担任主演。剧中,她成功地塑造了新时期的村官形象,承担起了所有情节的起承转合,并化解了剧中一系列的矛盾冲突。刘亚丽嗓音清脆高亢、韵味纯美、收放自如,准确地把握人物,使角色内在精神与外在表达高度统一。“都说河北梆子冲,我看这个演员的唱,比梆子还冲。”原河北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王竹平对刘亚丽赞赏有加。

  由吴志国、张永岩扮演的侯大金、侯大银两兄弟,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展现出了两人迥然不同的性格特点。吴志国唱功扎实、吐字圆润,音色表现力强,将角色的复杂心理过程表现得淋漓尽致,给人以真实感;而张永岩则把侯大银这个帮凶人物的简单粗暴、肆无忌惮,演得活灵活现,与侯大金的幕后操控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仅主要角色令人记忆犹新,剧中的配角也令人难忘。老霍爷的扮演者李宝众擅于从人物的形体、步态、语言节奏中寻找人物特征,展现了老霍爷的苍老而不失机敏,行动迟缓但事事预知在先;扮演田二江的冯雁有着丰富的舞台经验,将田二江这个转变性角色演绎得层次分明、恰到好处;二江婶是个“调色板”式的人物,其扮演者焦春煦以“只有小角色没有小人物”的执着与敬业,将这一角色驾驭得轻松适度;陆春燕则跨行当演出了轻佻阴狠、专门挑事的反面角色白丽,将人物刻画得神形兼备;作为新农村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宋云平和郭天雨扮演的刘长军和巧菊,朝气蓬勃,是戏中不可替代的正能量担当。

  除了演员的演绎,音乐是完成整部剧无可替代的重要手段。《春回桃湾》的“唱腔好,配器有色彩,有感染力”是中国评剧艺术节剧目评论会上,专家们的普遍评价。该剧唱腔采用了戏曲传统行当划分的方式,使人物音乐语言各不相同,准确塑造其音乐形象,旋律流畅好听、贴近时代,板式运用灵活,尤其是核心唱段的成套唱腔,结构严谨,听来一气呵成,耐人寻味。剧中的舞台美术与灯光,也是备受赞赏的一大亮点。大幕徐徐拉开,远山与近景呼应,古钟与岁月相守,美丽的乡村画卷扑面而来,虚实结合,简洁大气,乡土气息浓郁,为该戏戏剧情节的推进,创造了广阔空间。数幅不同材质的可升降组合景片构成了桃湾村的四季更迭,将舞台美术自然地融于剧中,而灯光则展现了早、午、晚的时间转换,让人在光的述说中感受环境的变换与韵味,渲染着人物的情感变化。

  继往开来 再创辉煌

  长春演艺集团评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前身长春评剧团、长春评剧院),始建于1952年,60多年来,累计上演剧目360余部,《密建游宫》《奇冤义胆》《牧羊圈》《花打朝》《刘伶醉酒》《樱桃》《鹰格泪》《宰相胡同》等代表剧目,已植根于广大群众心中。长春评剧院也培养了一批批杰出的评剧表演艺术家及艺术人才,王曼苓、筱王金香、郭贵臣、刘立明、郑桂芳、赵丹红、周连生等艺术家及以刘亚丽为代表的一批评剧中坚力量,以深厚的艺术功底,在各级艺术赛事中摘得了多项大奖。此外,还有一批剧目被拍摄成影视作品,广为流传。

  著名导演李学忠在评价《春回桃湾》时说,“一台好演员,一台好嗓子,一把好年纪!在全国也不多见。”一直以来,长春评剧院与时俱进、自强不息,敢于担当、勇于付出,在面对困难与挑战时,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开拓精神,坚守阵地,活跃着吉林戏剧舞台,演出的足迹遍布城乡,培养了人才,留住了观众。长春演艺集团评剧院有限责任公司经理、长春评剧院院长张明君表示,“我们将不负‘好年纪’,继续秉承老一辈艺术家的创造精神,搞好团队建设,科学按排好剧目生产,努力创作出与时代脉博相吻合的作品,服务于人民,服务于社会。”(韩兵侠 裴雨虹)

(责编:马俊华(实习生)、谢龙)

精彩推荐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