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都拉:从草原走出的美术编辑学家

2018年09月05日09:41  来源:民族画报
 
原标题:满都拉:从草原走出的美术编辑学家

  从锡林郭勒大草原走出来的蒙古族青年美术编辑学家满都拉,为国内多家媒体的创刊、改版贡献了智慧,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更是在“美术编辑学”的新领域开疆拓土,用汉语写出多部美术编辑学专著,发表了多篇专业论文,得到了业内人士的高度评价,被相关研究机构和院校聘为研究员和客座教授。他在美术编辑学领域的实践与研究,从学理层面提升了美术编辑的专业性。

  《民族画报》:请讲讲你的美术编辑之路。

  满都拉:我出生于锡林浩特,在锡林郭勒盟师范附小和锡林浩特市蒙古族中学接受了纯蒙古文基础教育,能写蒙古文书法和美术字,学生时代常被老师叫去写标语、出黑板报,为学校周围的饭馆、商店写蒙古文招牌。当初汉语的说写都不流利,所以选择了美术编辑这种视觉性强的工作,规避了语言短板。因为长时间工作和生活在北京,所以现在汉语很流畅了。

  我父亲是内蒙古师范学院(今内蒙古师范大学)蒙古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生,他的文艺界朋友为我打开了艺术的眼界。记得有一年暑假,父亲带回一本徐悲鸿大师的素描集,要求没有经过任何绘画训练的我临摹,让我很快掌握了素描技巧,奠定了我的美术功底。母亲在高校图书馆工作,从小我就接触图书、报刊、画册等多种读物,其中很多是蒙古文版。

  最初来北京只是为了学语言准备出国。期间兼职在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作美术总监,当时的总编辑季晓磊十分欣赏我的美术创意,听了我的出国规划后劝导我说,在学历文凭和机会之间,机会更重要,因为机会稍纵即逝,但学校却始终敞开着大门,现在国内发展迅猛,年轻人的空间很大,何不留在国内深耕细作,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传媒业能接触很多新鲜事物,既有文化性,又兼具时尚性,能满足年轻人的追求。双语思维也让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看到的更多是汉字的“形”,关注视线在汉字群之间流动的方向,发现汉字图形化的丰富拆解创作的空间。

  《民族画报》:美术设计、美术编辑有什么异同?

  满都拉:设计是传统的说法,也特指技术性强、较为单纯的设计工作。美术编辑是采用美术技法,根据视觉规律,对信息元素进行选择、整理、组织、加工、记录并优化传播的编辑过程,涉及新闻报道、商业营销、办公文秘、公益宣传等领域;作为职业身份,是从事此项工作的专业人,既是视觉的编辑者、创造者,也是视觉的管理者、培训者,专业层级分为初级的排版制作,中级的视觉规范,高级的编辑创意三个等级。艺术、编辑与技术是美术编辑的三重属性,即美术编辑必须具备“美”即艺术的专业修养、“术”即技术的实用操作与“编辑”即记录内容的功能。

  美术编辑行为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的岩画,后来记录方式分化为抽象快捷的语言符号记录和精细具象的绘画表现,工业社会机械化生产又让记录内容可以大批量复制,到了信息社会信息内容的海量快速,带来了阅读速度与心理感受的需求提高,促使了美术编辑的兴盛。

(责编:实习生、王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