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后白城的接收与解放大事记【图】

2017年11月01日10:00  来源:吉林日报
 
原标题:难忘的战斗

洮安县土改斗争果实展览。

1947年6月10日,洮南县召开第一届生产劳模表彰大会。

洮安县工农代表合影。

洮南县受到嘉奖的担架队员。

1946年10月10日,辽吉军区保一旅在瞻榆召开军事会议合影。 

  

  1945年8月8日,苏联政府对日宣战,苏联红军150万人组成的诸兵种合成部队乘着战胜德国法西斯的强劲余威,分十三路进入中国东北。8月11日,苏联红军外贝加尔方面军第53集团军和近卫坦克第6集团军左翼部队进占瞻榆县城,8月13日,进占洮南、白城子,随后又相继占领开通、安广、大赉、郭尔罗斯前旗等铁路沿线城镇。所到之处,日伪军政人员纷纷逃亡,日伪政权土崩瓦解。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至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宣告胜利,受日本侵略者奴役14年之久的白城各族人民获得解放。

  日前,白城市博物馆原馆长、宋德辉老先生随手翻开《白城地区志·大事记》《白城地区志》等泛黄的历史书籍,向记者讲述着72年前的白城故事——

  黎明前的黑暗

  从1945年8月15日光复,到1946年2月末人民民主政权相继建立前的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白城地区这块2.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局面错综复杂。这一时期白城的形势,也是整个东北地区形势的一个缩影。“8·15”光复后,当时由于国民党、共产党还都没有来到这一地区。于是,一些地方乡绅与敌伪官吏组织成立起了地方维持会。所谓的维持会,不过是以维持地方正常为名,变换个名字而已,实际上仍是由原伪官吏把持着,只不过是原来的伪县长变成了维持会长,原来的伪警察局长和伪满军官摇身变成了“保安团”或“自卫团”团长等,其实质上还是继续维护其反动统治。

  1945年8月31日,蒋介石任命熊式辉为东北行营主任,并以国民党政府的名义划东北三省为九省后,驻长春国民党东北党务办事处、吉林省党部和东北行营先后派员潜入白城地区,各县国民党分子频繁活动,先后成立了国民党县党部。据《白城地区地方志》记载:9月10日,中国国民党洮南县党部成立;10月1日,中国国民党洮安县党部成立;10月上旬中国国民党大赉县南党部成立;10月11日中国国民党大赉县北党部成立;10月10日,中国国民党开通县党部成立;10月15日,中国国民党安广县党部成立;10月18日,中国国民党瞻榆县党部成立。

  夏尚志接收白城

  就在国民党紧锣密鼓地接收伪政权和收编伪军、土匪成立党部之际,中共中央在延安做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重大战略方针,并决定成立以彭真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局同时做出派11万军队和2万干部进入东北的重大决定。1945年9月18日,东北局领导成员到达沈阳后按照中央关于东北的战略方针,决定派一支部队和一些党政干部对西满地区的白城一带进行接收。当时,经东北局书记彭真,副书记陈云授意,由程子华向李海涛、夏尚志、张昭等传达了东北局指示,并委派他们到辽河以北的白城、大赉,并以此地为中心逐步向周围扩展,接收各县、旗政权,开辟西满地区工作。之后,任命李海涛为西满支队(也称黑龙江北满支队)司令员兼政委,夏尚志(东北地区较早的党员和优秀领导人之一)为北满地区第一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张昭为副专员。1945年10月中旬,夏尚志带领从关内老解放区来的50多名干部和冀热辽部队一个连的兵力到达白城。

  夏尚志,1908年5月生于吉林省白城地区的镇赉县。193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与组织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任救国会执委。1932年,夏尚志在北平组织东北学生和难民返回东北,参加义勇军。随后他留在黑龙江省巴彦县游击纵队(抗日联军前身)任参谋长,领导并参与了我党领导的东北早期的抗日游击战争。

  宋德辉说,从1945年10月中旬到1946年底,夏尚志率部相继接收了白城子(洮安)、洮南、大赉、安广、突泉、郭尔罗斯前旗和扶余、镇东等县、旗,并建立了政权机构和武装力量。

  1945年11月中旬,中共嫩江地区工委(驻齐齐哈尔)书记刘锡五、嫩江省政府主席于毅夫到白城子,宣布嫩江地区工委的决定,撤销北满地区第一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组建嫩江省白城子专区,成立中共嫩江省白城子地方委员会、嫩江省白城子专署、嫩江军区白城子军分区,辖洮安、洮南、镇东、开通、瞻榆、大赉、安广、郭尔罗斯前旗和扶余9县(旗)。任命任志远为地委副书记,军分区副政委,夏尚志为军分区司令员。11月初,中共嫩江地区工委派张策来白城子,任中共白城子地委书记、白城子专署专员,白城子军分区政委。随着武装力量的不断扩大,1945年11月底,中共嫩江地区工委、嫩江军区决定,以白城子军分区为基础,建立东北人民自治军嫩江第一纵队。纵队由白城子军分区领导,下设3个支队9个团。

  新四军三师平叛

  1945年11月10日,国民党在美国的援助下,向东北人民自治军发起大规模的进攻,白城地区初步稳定的形势也随之发生了变化。由于这些刚刚建立起来的政权还带有相当浓厚的统一战线的性质,在各级政权机构中人员比较复杂,伪满军政人员占的比例也比较大,尤其是县里的武装力量,大都掌握在伪满军人和伪满警察手中,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政权不巩固、不稳定。一有风吹草动,那些本来就不心甘情愿为这个新生政权干事的人,也就必然地走到它的反面。这个刚刚建立起来的政权和武装力量,从1945年12月开始很多人相继叛变,占据县城,杀害共产党干部和八路军战士及拥护新政权的骨干分子,其中尤以洮南县最为惨烈。据《洮南市志·朱瑞传》记载:“1945年12月14日,朱瑞与葛凤歧(匪号北陕)、于海泉等,率土匪800余人,攻打洮南县城,被东北人民自治军洮南支队击退。21日,朱瑞率匪里应外合第二次攻城,双方激战4昼夜,因众寡悬殊,县城落入敌手,洮南县党政机关随部队转移到白城子。这一役,匪军俘获洮南支队战士230人,杀害29人。……在占领洮南的40天里匪徒到处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人民财物损失达亿元,数百名妇女遭蹂躏,造成洮南县历史上空前浩劫。”

  另据《白城地区志·大事记》记载:“1945年12月21日,安广县自治军独立团二营长毛贵生等人叛变,勾结土匪300余人,袭击团指挥部,县委书记兼独立团政委王超牺牲,县城被土匪占领。”

  “12月25日,大赉县保安队叛变,占据大赉县城。”

  “12月下旬,镇东、开通县被光复军占据。”

  “12月31日,光复军头目王奎武,纠集镇东、安广、洮南等7县光复军万余人攻打白城子。城内独立骑兵团、护路队相继叛变,里应外合。翌年1月1日拂晓,白城子军分区部队保护白城子地委、行署和中共洮安县委、县政府人员突围。骑兵团长刘海明在突围中牺牲。”

  从上述记载,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白城地区斗争形势的严重和复杂。刚建立不到3个月时间的政权和扩编的部队,因没有坚实的群众基础和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部队,让土匪和叛徒里应外合,用了仅半个月的时间就全部丧失,使我们刚刚接收的地区和建立的政权造成极大的损失。几十年过后,原冀察热辽军区副司令员李运昌将军在回忆这段历史时说:“在扩军过程中,由于我们扩充部队心情过急,对改编的伪军审查不严,对国民党先八路后中央的阴谋缺乏警惕,致使后来出现了部分部队叛变事件,牺牲了一些干部。”

  据宋德辉介绍,1945年12月28日,毛泽东根据东北斗争的实际情况,发来了著名的《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电报。电报指出了东北斗争的艰苦性,及时地提出了把东北的工作重点放在距国民党军队占领中心较远的城市和广大乡村方面,“让开大路,占领两厢”,以便发动群众,建立巩固的根据地,逐步积蓄力量,准备在将来转入反攻。

  1946年1月12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在郑家屯建立了西满分局和军区,随即,黄克诚向东北局建议把新四军的部队与西满军区合并,使主力部队与地方部队相结合,使地方有主力部队便于开展工作。不久东北局任命黄克诚为中共西满分局副书记兼西满军区副政治委员,西满分局书记为李富春。此后,又任命黄克诚为西满军区司令员。

  1945年9月14日,中共中央做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决策后,9月23日,黄克诚接到上级命令,率新四军三师主力3.5万人开赴东北。11月25日到达锦州江家屯。经两个月的徒步行军,跨越江苏、山东、河北、热河、辽宁5省,完成了进军东北的战略任务。

  新四军三师与西满军区部队合并后,很快打开了局面。从1946年初开始,先后解放了阜新以北,彰武东西以及扶余、农安、前郭旗、德惠、大赉、乾安、三肇及今天的白城一带,并开始发动群众,建立各级人民政权,组织清匪反霸和开展土地改革。白城市的5个县市区也由此解放。

  据白城地区各县(市、区)地方志的大事记中记载:“1946年1月25日,东北民主联军(新四军)三师八旅二十二团,从西、南、北三个方面攻入开通县城,击溃了在城内为非作歹半个月的国民党光复军六旅,解放了开通县。27日,东北民主联军三师八旅二十二团进驻开通县。”

  “1946年1月28日晚,洮南支队在东蒙古人民自治军和东北民主联军三师八旅二十二团支援下攻打洮南县城,于29日击溃‘光复军’收复洮南城。”

  “1946年2月1日,夏尚志率领部队配合东北民主联军三师八旅二十二团击溃镇东县光复军,击毙光复军司令王奎武,镇东县彻底解放。”

  “1946年2月3日,八路军二十四团,收复安广县城,叛匪逃窜,安广县再次解放。2月20日,叛变之大赉县保安大队队长郑焕章伙同安广自治军叛首毛贵生,土匪‘押中央’等千余人围攻大赉县城,被击溃。23日,新四军三师八旅进驻大赉县城。”

  “1946年2月9日,东北民主联军三师二十三团一部进驻瞻榆县城,接收了地方维持会保安队,处死了地方维持会委员长刘玉廷,匪首曲凤鸣,瞻榆民主政权成立。”

  同月下旬,相继成立了中共开通县委员会和中共瞻榆县委员会。

  至此,今天白城市的5个县市区的政权真正回到了人民的手中,人民群众也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解放。

  白城及周边地区的相继解放和各级民主政权的建立,为建立以白城为中心的根据地创造了条件。为不断加强和扩大根据地,支援东北的解放战争,1946年6月在今天的白城市成立了以陶铸为书记的辽吉省委和以邓华为司令员的辽吉军区,1947年2月又成立了以阎宝航为省主席的辽北省政府。同时西满分局还要求80%至90%的干部下到农村,西满军区主力兵团也抽调干部下乡。至1946年10月中旬,西满地区已有70%的农村开展了土地改革,已有150万农民分得了土地。另据《白城地区志》白城大事记栏目记载:“1946年3月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境内各县先后开展土地改革运动。到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6月末,仅瞻榆、开通、大赉、安广、乾安、洮北、洮南县共斗地主2934户,农民分得土地486.5万亩,房5.10万间,粮1.33万吨,畜1.96万头。有3.1万户,22.56万人增加土地。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6月末,土地改革结束,境内农民第一次实现“耕者有其田”。

  随着东北解放战争的需要,1946年6月,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对部队编制作了大幅度调整“原新四军三师第十旅、第十一旅、独立旅共同组建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后改为东北野战军第39军。原新四军第三师第七旅与山东部队第七师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后改称东北野战军第四十三军。以西满的原新四军三师的三个特务团为基础,加上地方部队一部,组建了东北民主联军第七纵队,后改称东北野战军第四十四军”。

  新四军三师已成为历史,永载人民解放军史册。

  新四军三师为白城,为东北乃至全国的解放,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无数来自扬子江畔、苏北大地的新四军三师的官兵和随军北上的地方干部为了今天白城的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老城改造让今天的白城今非昔比,已从原来不足万人的小镇发展到一个近40万人口的草原新城,工厂、商场、现代化的高楼拔地而起,豪华的饭店、宾馆、歌厅、舞厅到处都有,进口、国产的小轿车穿梭如流。身居白城的人们,尽管职业的不同,但他们不会忘记当年解放白城时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流淌在白城这片土地上的烈士的鲜血。(记者毕玮琳 戈驰川)

  (本栏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本文参考书目:

  《白城史略》《洮南市志·大事记》《镇赉县志·大事记》《大安县志·大事记》《黄克诚自述》《白城党史资料·第一辑》《通榆县地方志·大事记》《白城地区志》等。

  专家简介:

  宋德辉,男,1954年3月出生,白城市博物馆原馆长,三级研究员。中国辽金史学会理事;吉林省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吉林省考古学会理事;白城市文联副主席、白城市民间文艺家学会主席、白城市博物馆学会理事长。合作出版《白城史略》《千年回眸——辽代春捺钵遗迹调查》《吉林省蒙古族》三部;出版反映白城地方历史专著《一江两河与白城古代文明》《白城历史文化之旅》《白城简史》三部。

(责编:实习生、王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