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余市德胜镇: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兴兵灭辽誓师地

2017年09月16日09:32  来源:吉林日报
 
原标题:扶余市德胜镇: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兴兵灭辽誓师地

1961年修建的碑亭

大金得胜陀颂碑

远眺碑亭、展馆

汉字碑文局部

 

  松原是辽金故地,境内辽金文物众多。在这些文物中,有一座石碑,虽历经800余年风霜侵蚀,上面记载着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兴金灭辽丰功伟绩的女真文字和汉字依旧清晰可见。如果不是熟悉这段历史或熟读碑文的人,也许想不到,这座石碑的所在地扶余市德胜镇石碑崴子屯就是当年完颜阿骨打举兵灭辽兴金的誓师地。日前,记者和专家从扶余市驱车来到距市里70多公里的石碑崴子屯,寻访石碑,了解这段历史。

  驱车行驶1小时左右,我们来到石碑所在地。这座被世人敬称为“金碑”的石碑立于石碑崴子屯东1.5公里处,西靠引拉大堤,东为草地和沼泽。这里地形十分险峻,西面由横贯南北蜿蜒曲折的弓形断崖所环抱,形成天然屏障。东临拉林河,交通便利,水草丰茂,既可隐蔽,又利于出击。现在看来,完颜阿骨打选择这里聚集兵马,誓师反辽,出击宁江州绝非偶然,是有其长久的历史背景和深思熟虑的战略眼光。至今登临纵目,犹可想见当年金戈铁马、刀枪林立的雄伟阵容和一呼群应、声震山河的誓师场面。

  关于完颜阿骨打誓师反辽的传说在当地广为流传,扶余市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郭迪非向记者娓娓道来这段历史——

  据郭迪非介绍,阿骨打是金世祖劾里钵的二儿子,从小身体强壮,臂力过人,拉硬弓,箭射猛虎;跨良马,驰骋疆场。他性情豪爽,见解独特,年轻时跟随父兄出征作战,身先士卒,屡立战功。劾里钵去世后,由兄长乌雅束做首领,期间,女真人养精蓄锐。1121年乌雅束病故的时候,女真人异军突起,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按照兄终弟继的原则,阿骨打袭任节度使之位,时年45岁,正值人生的壮年。阿骨打抓住这一有利时机,迅速把按出虎水(今哈尔滨东南阿什河)和黑水两岸的女真部落联合起来,并被大家推举为联盟首领。当时辽天祚帝昏庸无道,残暴不仁,视女真人的性命如蝼蚁。一进入春季,天祚帝就带领满朝文武和妃子们离开京城,到鸭子河一带“捺钵”。捺钵,契丹语,汉译为“行在”,即辽帝出行所在地。

  据《辽史·营卫志》载,“辽国尽是大漠。浸包长城之境,因宜为治,秋冬违寒,春夏避暑,随水草,就畋渔,岁以为常。四季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

  为了猎鹅捕雁,天祚帝要求女真部落每年必须进贡大量用于捕猎的海东青。这种飞禽一向稀少,不易捕捉。如果不按期交齐海东青的数量,朝廷就会降罪,这就引起了女真人的极大恐慌和愤恨。在一次春捺钵的头鱼宴席上,天祚帝目中无人,强迫阿骨打当众脱衣歌舞,对其百般羞辱,这就更加坚定了女真人推翻辽国的决心。

  阿骨打有个侄子名叫希尹,此人智勇双全,不但精通满文,还经常学习中原文化,是阿骨打的左膀右臂。一天,阿骨打和谋臣宗翰、希尹等人经过细致研究,决定联合其他诸部落,共同出兵征讨大辽。据《伯都讷史话与传说》载,公元1114年阴历九月初十,女真人在涞流(拉林河)誓师。完颜阿骨打聚集了女真兵士共计2500人,举行反辽誓师大会。阿骨打站在土岗上,将士们见他体如乔松,马有当地阜岗那么大。他们宰杀牛羊,祭天地,祭祖先,再祭帅旗,一切完毕,阿骨打当众陈诉了朝廷的种种罪行和灭辽的决心,他对将士们说:“若大事克成,复会于此,当酹而铭之。”三军将士情绪激昂,纷纷举起手中兵器,连声高呼:“不灭大辽,我等决不收兵!”女真人胸中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就像森林里的大火,越烧越旺,谁都别想把它扑灭。辽、金战争的序幕就此拉开。

  女真大军在完颜阿骨打的统领下,向西挺进,星夜渡扎只水(今贾津沟子),天刚放亮进入辽的地界,直捣宁江州(今扶余市东石头城子)。

  《契丹国志》卷十载:“混同江之东,名宁江州。”宁江州(今伯都古城遗址)是辽的边陲军贸重镇,始建于“清宁四年(1058)城鸭子(东流松花江西段)、混同(西北流松花江)二水之间”。宁江州有榷场,女真人以北珠、人参、生金、松实、白附子等为市,商贸比较繁荣。《松漠纪闻》载:宁江州“女真献来方物,若貂鼠之属。各以所产,量轻重而打博,谓之打女真。后多强夺,女真始怨……”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辽和女真的恩怨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了。城内建有一栋栋青砖大瓦房,住有百姓人家。宁江州是辽统治者为加强边防和繁荣边贸而设立在女真前哨的边城,先为防御,后升观察,行政上归东京道所辖。

  郭迪非认为,这里的兵士隶属于东北路统军司(长春州即塔虎城)。大辽朝廷派有军队驻守此城,总计不下3000人马。都统萧兀纳能征惯战,深得天祚帝的信任。再说,这座城的城墙较高,又有一道宽阔的护城河,易守难攻。另外,周边还有新安城、杨家城、联合城等诸多卫城,里面都有驻军。宁江州一旦遇上险情,各卫城的军队就会迅速赶来增援。由于宁江州与女真接壤,又是辽的重镇,经过认真研究,阿骨打还是决定先啃这块硬骨头。

  据《金史·营卫志》记载,“九月,太祖进军宁江州……”在行进途中,女真人遇上辽国混同军。这支辽军有一百多人,为首的是辽的大将耶律谢十。见了女真军队,耶律谢十勒住马的丝缰,大喝一声:“你们这是要往哪里去,难道说还想兴兵造反不成?”阿骨打一摆手中的金柄开山斧,冷笑道:“不错,我等正想兴兵造反,识时务者闪开道路,如若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耶律谢十大怒,挺枪便刺。阿骨打闪身躲开,和耶律谢十战到一处。不出三个回合,阿骨打大吼一声:“着。”一斧下去,将耶律谢十斩为两段,“扑通”坠落马下。混同军见主将被杀,吓得面如土色,纷纷抱头鼠窜。女真大军迅速前进,很快就包围了宁江州。阿骨打把中军帐设在城北的土岗上,站在这地方,居高临下,可以看清辽兵的一举一动。与此同时,希尹派移烈、阿里罕、娄室等大将各带二百精兵,分别埋伏在各路途中,单等卫城人马出城增援主城时,就地歼灭。

  宁江州被困,都统萧兀纳和防御使大药师奴不敢怠慢,立即率领守城官兵进行抵抗。同时放出响箭,通知卫城出兵增援。卫城辽兵出了城门,还没走出多远,就被早已埋伏在那儿的女真人给歼灭了。萧兀纳和大药师奴见卫城兵马没来援救,就知道没啥指望了。他们派人杀出城去,星夜赶往辽国朝廷送信,请求援兵。天祚帝闻报,吓了一跳。他没料到女真人会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兴兵造反,立即派3000渤海军前去增援。可是,渤海军的主将合讷为了保存实力,一路上磨磨蹭蹭,故意耽误时间。女真人与宁江州的守军激战数日。由于女真人进攻太猛,难以抵抗,又见援兵迟迟未到,辽兵不得不弃城而去。这天一大早,东城门突然被打开了,萧兀纳和大药师奴带领辽兵奋力往外突围。不想阿骨打早有准备,派了重兵防守,几经冲杀,辽军死伤大半,鲜血把护城河里的水都染红了,防御使大药师奴被生擒。只有萧兀纳一人杀出重围,独自逃往长春州。

  关于这次起兵,史书上屡有记载。《金史·志第五·地理上》作过简明扼要的叙述:会宁县“有得胜陀,国言忽士皑葛蛮,太祖誓师之地也”。在《金史·本纪第二·太祖》里,对这次起兵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和描述;《金史·志第四·五行》也互为对照地记载了这件事。

  郭迪非说,宁江州首战告捷,女真人乘胜追击,又接连攻克了出河店、宾州、咸州等军事重镇,一口气拿下了黄龙府等50座州郡。最后,经过女真全体将士的浴血奋战,1121年,女真人灭辽。此后,又形成金、宋对峙长达120年之久的政治格局。

  金代建立后,将最初誓师处命名为“得胜陀”,意为金代在这个地方得到胜利。但由于戎马倥偬,阿骨打在建金之初逝去,立碑纪念的壮志始终未得实现。70年后,太祖之孙金世祖完颜雍思乡怀祖,于金大定二十四年(1184)3月由中都(今北京)返回故都上京(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沿途览物记胜,抚今追昔,深感祖父创业之艰难。为缅怀祖先创业之劳,纪念反辽斗争的胜利,于第二年4月下诏建大金得胜陀颂碑于此地,金大定二十五年(1185)7月28日立石,仅3个月余即告完工,速度之快,史所罕见。此后,这座女真名碑就矗立在祖国北方的荒原沃野之中,向后人昭示着金太祖阿骨打灭辽兴金的不世之功,已有800余年。(记者毕玮琳 张红玉)

  参考资料:《扶余县文物志》《吉林省文物志》《吉林风物志》等。

  专家简介:郭迪非,男,1974年生,扶余市文化研究会秘书长,从事辽金文化研究多年。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责编:实习生、王帝元)

精彩推荐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