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被洪水围困的K216次列车 为了877名旅客的安危

【查看原图】
救援被洪水围困的K216次列车 为了877名旅客的安危
救援被洪水围困的K216次列车 为了877名旅客的安危
来源:人民网-吉林频道  2017年07月17日17:34

如果再不停下,列车扎入水中就会脱轨翻车

7月13日,吉林中部地区遭受了大暴雨。

21时45分,暴雨如注,图们至北京的K216次列车已经在马相屯站足足停了2个小时。运转值班员尹洪军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调度的下一步指令。

“前方降雨量超标,沈吉线口前至马相屯区间封闭,K216次开,FK215返回吉林站。”尹洪军收到了来自局调度中心的命令。他还不知道,几分钟前,离他们仅有9公里的口前站,洪水已经灌入车站2楼的办公室。

然而,列车刚驶出马相屯站2公里左右,司机倪世晨和指导司机张艳良同时发现前方洪水已经漫过线路,只能采取紧急停车措施。

在与马相屯站取得联系后,列车准备退回到车站待命。机车只能车尾变车头,倒推开行,加上天色已晚,让编组多达17辆的客车原路返回岂是易事?

倪世晨小心翼翼地驾驶机车,缓慢推行。检车长金东一主动前往车厢尾部,举着手电筒,瞪大眼睛,仔细瞭望。

“不好!水淹线路了!”突然,线路上的一丝反光引起了金东一的警觉。他把手电筒又举高了一些,对准反光的地方仔细观望。

金东一一边用对讲机通知司机停车,一边飞快跑回车厢,拉下了紧急制动阀,司机倪世晨也采取紧急制动,刺耳的刹车声瞬间从车底传来。

“快停下!快停下啊!”列车离水越来越近,金东一可以清楚的看到洪水已经漫过了线路,而且多处道床冲空,如果再不停下,列车将直接扎入水中,冲空的道床承载不了车身的重量,就可能会脱轨翻车……金东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只能祈祷列车快点停下。

4米……3米……2米……

终于,列车在离洪水不足2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金东一长舒了一口气,才发现手心里已经全是汗。司机倪世晨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湿,黏贴在后背上。

短短几分钟,K216次列车的四周已是一片汪洋,洪水卷着大浪,淹没了附近的农田、村庄,水面上仅能看到一点点路基。这个满载877名旅客的列车,在洪水中犹如一叶小舟,孤立无援。

绝对不能乱,不能让一名旅客有危险

“快!快!把车拉出去!”列车所在位置十分危险,来不及多想,指导司机张艳良迅速命令司机,把车牵引到100多米外的一处高坡上,这是唯一暂时安全的地方。

在得知列车被困后,列车长张东林心里“咯噔”一下。当了11年列车长,张东林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洪水。他一边向上级部门报告,一边迅速召开列车党支部会。

宿营车内鸦雀无声,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张东林。他知道,列车长就是大家的主心骨,党支部就是877名旅客的顶梁柱。

“不能乱,绝对不能乱,不能让一名旅客有危险。”张东林迅速冷静下来,组织乘务人员分头巡视车厢,叮嘱餐车做好饮食供应,协调司机控制油量并保证车厢温度,配合乘警维护车厢乘客秩序……

恐惧和焦虑让旅客的情绪激动起来,张东林迅速安排全体工作人员双班作业,逐车逐人耐心的做好解释和安抚工作。

硬卧15车,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2岁的孩子向张东林求助,孩子突发高烧,哭闹不止。张东林找来退烧贴贴在孩子的额头上,又取来酒精擦拭降温。孩子的体温逐渐正常,在母亲的怀里睡去。

“别急,我来协助您。”列车员权海林沉稳的语气,让郭老师顿觉有了依靠,很快冷静下来。

郭红是珲春实验第二小学的老师,带领该校103名小学生赴杭州旅游。面对险情,无知的孩子们觉得新奇,窜上蹿下,嬉笑打闹,而郭红老师急的几乎哭出声来。

权海林和另外两名列车员当起了孩子们的“临时保姆”,几乎一刻都不曾停歇,勤走、勤看、勤说,随时关注孩子们的举动。就连孩子去厕所权海林他都陪着,生怕有什么闪失。

夜色已沉,旅客们渐渐入睡,车厢内也平静下来。张东林却一刻不敢放松,组织列车员和乘务人员到餐车再次清点饮水餐料。

从半夜到天亮,走出20多公里救援通道

10公里外,吉林车务段的办公大楼灯火通明,应急预案第一时间启动,中层以上干部到现场组织抢险救援。

“只要有路能进去,必须给弄到20辆大客车转移受困旅客。”主管客运的副段长狄庆伟一直在联系大客车喊哑了嗓子。吉林车务段的工作人员冒着暴雨,一家家的敲开客运公司的大门。

最终,在沈阳铁路局的协调下,吉林车务段迅速与吉林市应急办公室取得了联系,确定了救援的大客车。

14日1时。“我是党员,我去!”李铁的话不容置疑。说完,他离开了马相屯站,融入了浓浓的夜色。

洪水冲毁了国道,高速公路部分区段封闭,救援车辆无法通过常规路线抵达列车受困地点。经过多方打听,李铁找到了一条绕行了20多公里的村路。

再过几个小时救援车队就要来了,李铁丝毫不敢大意,遇到路况不好的地段他都要踩一踩,遇到积水都要趟过去,试试水深。

在途径一处弯路时,李铁一脚踩空滚落到路基下,疼得他在地上足足躺了五分钟才缓过气来,身上多处淤伤。

“这条路是关乎877名旅客安危的生命通道。”李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走下去。从半夜一直到天亮,20多公里的路,李铁足足走了5个多小时。

“路没问题,可以放心通过。”早上6点,李铁走完了全程撤离路线,马上向狄庆伟汇报。

14日7时13分,车队抵达村口,李铁迅速登上头车,指挥车队前行。

当旅客们看到浩浩荡荡的车队驶近列车时,兴奋地奔走相告:“快看!有人来救我们啦!”

在全部旅客撤离后,列车长张东林再一次返回到车上,每一个角落,他都仔细检查,确认没有一名旅客滞留后,才最后一个撤离。(范波 王志刚)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王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