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诗人沈承瑞

2017年06月13日09:59  来源:吉林日报
 
原标题:清代诗人沈承瑞

  沈承瑞,字香余,出生于今吉林市的贫苦家庭,汉军旗人,约生活于乾隆至道光年间,清中期著名诗人。

  沈承瑞少年时聪颖好学,酷爱吟诗赋词。青年时获公费到京师(北京)求学,拜师于当时的诗坛盟主蒋士铨太史门下,“得其三昧,遂以诗名”,诗歌创作水平取得长足进步。他和大多数读书人一样也有求取功名的愿望,但多次参加科举考试都不幸落榜。他也曾奔走于南方封疆大吏间,可始终未得重用,遂决然回到家乡办学育人。教学授业之余,坚持诗歌创作。他的诗歌浸透着东北乡村浓郁的生活气息,为乡间百姓所喜爱。数年间积累了大量的作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声名远播。

  乡居期间,沈承瑞在屋旁开辟一个小菜园子种茄子等蔬菜,取名“小茄园”。长期静谧闲适的田园生活,使他的诗歌创作题材多以家乡山水、民生、民俗为主,语言形象生动,诗画相映,情景交融,形成了清淡渺远、闲静幽雅、纯朴自然的艺术风格,给人以清新自然的感受。《小茄园》二首:“为敞西窗对晚霞,红蕉翠竹两交加。无心自检南华读,满院风开茄子花。”“豆棚瓜架绿云屯,砚席移来别有村。独坐秋阴闲觅句,一钩新月挂柴门。”西窗晚霞,红蕉翠竹,豆棚瓜架,独坐秋阴,看满院茄子花,读《南华经》,觅新诗句,直到一钩新月升起,鲜明色彩中的田园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江夜》二首:“偶来江上坐,直到夜深时。凉月遥同素,孤云别有姿。楼高天作幕,村远树为篱。鸥梦扁舟稳,渔灯淡不吹。”“清溪远城市,风定不生潮。人意如波懒,诗心入夜遥。钟鸣山色暗,犬吠水声嚣。拂袂行沽酒,寒星落野桥。”作者用凉月、孤云、高楼、远村、钟鸣、犬吠、淡灯、寒星等意象,从视觉、听觉与感觉几个方面写出了江夜的宁静、清冷和诗人内心的孤寂与疲倦。

  沈承瑞久居乡里,热爱家乡,对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感到十分亲切,并写入诗中。《松花江》:“东去大江水,高源何处来。混同天一色,长白雪千堆。远塞茫茫划,孤城滟滟开。北山一登眺,惆怅济川材。”诗人登上北山极目远望,阔大、辽远、壮观,因而兴起“惆怅济川材”之感。《长白山》:“帝业荒东北,兹山实效灵。龙形蟠大野,云气撼沧溟。水泻双流白,天开万古青。何年驻銮跸,珥笔侍仙廷。”开篇突出长白山是清王朝的发祥地,龙蟠大野,天开万古,将长白山的磅礴气势描写得十分生动。诗末表达的用世之意,与《松花江》有异曲同工之妙。《咏乌拉草二首》其一:“萋萋芳草满江湄,细绿柔黄各一时。篱落人家秋刈获,山村父老夜砧椎。任他冰雪侵鞋冷,到处阳春与脚随。太史豳风图绘否?献芹愿报一人知。”对民间最常见的乌拉草,因“通志不载,诗以志之”,从形状、收割、锤制到功用都作了细致的描述,具有风物志的价值。沈承瑞的诗歌还特别注重对乡间民俗的记述。《新年竹枝词》其一《拜年帖》:“红笺二寸写无讹,挝户三朝车马过。一样参差粘壁上,贫家偏少富家多。”其二《请春酒》:“雪白灯红敞绮筵,相逢一例话新年。酣呼未罢今宵酒,又有人邀第二天。”描写东北民俗民情,朴素直白,笔触细腻,真切感人。

  沈承瑞是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吉林本土诗人。他所处的时代国运已衰却大乱未起,其个人生活虽历尽沧桑,却未经大风大浪。他安守田园,教授乡里,能以一种平和而淡然的心境面对生活,进行诗歌创作,形成了“清微淡远,一本性灵”的风格。其诗作结集成《茄园诗钞》,后经删编易名《香余诗钞》流传后世。“吉林三杰”中的宋小濂、成多禄都对沈承瑞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宋小濂在《沈香余先生传》中说:“吾乡边鄙侧陋,素安椎鲁。自先生归,英俊之士始知向学,游其门者多所成就,而风雅之作亦于此导其源焉。”成多禄在《香余诗钞》序中写道:“吾吉人士追数先朝作者,率以先生为嚆矢”,认为沈承瑞是吉林诗歌创作的开山者。(李信)

(责编:实习生、王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