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师大学生叶赫皇家山滑雪场被砸伤 索赔遭拒

2017年03月01日11:45  来源:中国吉林网
 
原标题:吉林师大学生叶赫皇家山滑雪场被砸伤索赔遭拒

孙同学到滑雪场索赔无果.jpg

孙同学到滑雪场索赔无果

滑雪场保险单.jpg

滑雪场保险单

孙同学就诊费用明细1.jpg

孙同学就诊费用明细

孙同学就诊费用明细2.jpg

孙同学就诊费用明细

孙同学收到的保险赔付通知.jpg

孙同学收到的保险赔付通知

  作为四平市的一张旅游名片,叶赫皇家山滑雪场每年冬季都吸引了不少游客。游客去滑雪场游玩是为了放松心情,可是万一遭遇了意外怎么办呢?吉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大四的孙同学最近就遇到了烦心事,他在1月12日去叶赫皇家山滑雪时,索道缆绳突然脱落将他的头部砸伤。然而,2月24日保险公司只按照医保范围内的80%赔偿治疗费用。原来,叶赫皇家山在保险公司购买的保险报销额度只有80%。在孙同学索要剩余治疗费用过程中,遭到了滑雪场的拒绝。

  考研后放松心情却遭遇惊险一幕

  孙同学是吉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去年12月末,他参加了研究生考试。考试结束后,他就打算出去玩玩,放松一下心情。正好,一位朋友那里有几张叶赫皇家山滑雪场的门票。于是,他和女朋友范同学等人在今年1月12日来到叶赫皇家山滑雪场游玩。几人领取了滑雪设备后,第一次从雪坡滑下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可是,就在几人第二次快要到达雪坡顶端附近时,发生了惊险的一幕。

  原来,当第一位同学马上就要到达雪坡顶端时,索道的缆绳突然脱落,重重地砸在了孙同学的头上。几人仔细一看,孙同学的头顶被砸出了一个大包。几名工作人员赶来,对索道上的缆绳进行了维修。随后,孙同学等人来到滑雪场的游客休息区,滑雪场的大堂工作人员前来处理此事。   

  孙同学说,当时滑雪场工作人员处理此事时的态度非常好,还给他们倒了奶茶,说可以带他们去叶赫本地的卫生院看一看伤情。可是,孙同学的头部有明显淤血,颈部也有强烈的不适感,就打算去四平市内的大医院去治疗。滑雪场大堂工作人员告诉他,要去四平市中心医院看病,滑雪场买了保险,保险公司会进行赔付。孙同学询问是否有滑雪场工作人员陪同,又联系了保险公司询问是否需要出险人员,两方均称不用。当晚,孙同学来到四平市中心医院,做了头部和颈部的CT。因为孙同学的头顶有明显淤血,医生还为他开了两次治疗淤血的注射治疗以及一些口服药。

  “我四月份还要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复试,才希望到市内的大医院看一看,他们也同意了,没想到后来竟然不认账了。”孙同学气愤地说。

  保险报销额度只有医药费的80%

  “当时保险公司说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赔付,可是一直到2月24日才收到了赔付款。另外,这笔赔付款也不是全额报销的。”孙同学说。1月16日,孙同学来到保险公司报案,可是一直到2月24日才收到了部分赔付款。在他收到赔付款前几天得知不能得到全额赔付时,曾一同去滑雪场游玩的范同学与叶赫皇家山滑雪场的一位王姓负责人联系过,询问为什么没有得到全额赔付。其间,范同学对通话进行了录音。

  这段通话录音的大致内容是,范同学询问保险公司为什么治疗项目不能全额报销,是不是保险公司或者滑雪场有需要完善的手续,对方称要在医保范围内用药,保险公司有保险公司的规定,超过保险范围内的药物也不会负责。当范同学询问如果保险公司不能全额赔付医药费该找谁负责时,对方称谁给的票就找谁。滑雪场花钱买的保险,伤者已经得到理赔了,因为这次免费滑雪票不是滑雪场单方做出的活动,剩下的那部分该找谁就找谁吧。

  “我们已经花钱给你买保险了,你已经得到理赔了,剩下的该找谁就找谁吧。已经尽到我们的责任了,剩下的就和我们说不着了,谁给你的票就找谁吧。我们完善不完善和你们没关系,完善我们就成五星级滑雪场了,VIP客户我们才挨个照顾呢。”王姓负责人在电话中说。

  2月27日,孙同学来到四平平安保险公司,想要弄清自己之所以没得到全额赔付是哪方面的问题。平安保险公司一位工作人员拿出了一份叶赫皇家山滑雪场的保险单。在保险单的特别约定内容第二条显示:意外医疗责任每次合理医疗费用次免赔100元按80%赔付。所以,保险公司在滑雪场出现事故后,对伤者的医疗费用只能做出80%的赔付。

  在孙同学提供的一份就诊清单和保险赔付短信显示,所有治疗以及甲类和乙类用药的费用是2073.81元,按照医保范围内的治疗费用,保险公司只给他报销了1368.05元。

  滑雪场工作人员称“愿意上哪投诉就上哪投诉,我们管不了”

  孙同学认为,他在叶赫皇家山滑雪场滑雪时,没有进行违规操作,是因为滑雪场的设施出了事故受伤,无论保险公司能报销多少医药费,他自己都不应该承担任何治疗费用。所以,他打算到叶赫皇家山滑雪场去找个说法。

  2月28日上午,孙同学等人再次来到叶赫皇家山滑雪场,打算询问是否等得到剩余20%医药费的赔偿,没想到对方的态度却不怎么样。

  孙同学等人诉说了询问请求后,对方仍称要使用医保范围内的药,多余的他们也负担不了,现在她也不能予以答复。

  “他是在滑雪场受的伤,我们不管你们和保险公司的事,我们不应该负责任何医疗费用。”

  “那天打电话已经说清楚了,我们有合作方,我们是和一家地产搞的活动免费发出去的票,本身就是免单的,我们买的保险费。你找哪都可以,我们管不了。”王姓负责人说。

  “我们已经尽量减少治疗费用了,没有额外多加治疗。”范同学说。

  “那你本身没有事,还开那么多的药?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管不了,你去找相关部门去吧,找哪都可以,我们负担不了,愿意上哪投诉就上哪投诉。”王姓负责人说。

  “头部出现问题,到医院做个CT也就几十块钱的事,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其它的费用都不应该有了,花不了那么多钱,运动有风险的。”滑雪场另外一名大堂工作人员说。

  “不行你们就起诉。”一位自称滑雪场场地经理的男子说。

  随后,中国吉林网记者表明身份,希望了解一下此事,王姓负责人称他们不接受记者采访。

(责编:实习生、王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