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乌拉古镇 荣光风雨数百载

2016年11月15日11:22  来源:吉林日报
 
原标题:乌拉古镇 荣光风雨数百载

吉林某一满族家族正在祭祀祖先。摄于1921年。

乌拉陈汉军旗单鼓舞传承人张俊文。(吉林市非遗中心提供)

乌拉满族镇萨满祭祀。 (吉林市非遗中心提供)

 

  吉林市地方史是构成东北地方史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辖区内,历经三百年风雨的乌拉街镇,因承载、见证过清王朝兴衰,成为其中最为精彩的篇章。触摸打牲乌拉的遗迹,旧青色的砖瓦愰如历史的纹理,让人置身于东北大地的江河和茂林中,亲见打牲丁艰苦而豪迈的扑贡生活、努尔哈赤的金戈铁马、康熙的东巡战舰……

  乌拉街旧称打牲乌拉城,是明代海西女真乌拉部所筑;清以打牲乌拉为城名,满语布特哈乌拉。打牲、布特哈意为渔猎,乌拉意为江,言其人以渔猎为生。据《清史稿·列传十》记载,乌拉部国主布占泰势力强,努尔哈赤曾将女儿许配给他为妃。布占泰把兄长的女儿给努尔哈赤为妃。后来,努尔哈赤向乌拉部宣战,公元1613年(明万历四十一年)灭乌拉国。努尔哈赤取得乌拉国政权后,逐渐统一东北各部成立后金政权,并在“布特哈乌拉”设置了“打牲乌拉总管署”。

  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依照副都统衙门式样修造。从公元1648年(清顺治四年)开始,以总管迈图起,到清末兼总管乌音保止,打牲乌拉总管共计36任(包括兼任),31名人选。总管级别,顺治十四年定为六品,顺治十八年升格为四品,康熙三十七年定总管为正三品。在短短46年的时间里,总管地位一再升格,反映了清廷对这一机构的重视。

  为了纳贡的需要,清政府划出“贡山”“贡江”,据《吉林通志》记载,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的疆域“南至松花江上游、长白山阴(今吉林省通化、白山、延边地区);北至三姓(今黑龙江依兰县)、黑龙江、瑷珲;东至宁古塔(今黑龙江省宁安县)、珲春、牡丹江流域。上下数千里,流派数百支。”

  领内有22处采贡山场和64处采珠河口,贡品按照其用途分为食品、祭品,装饰品,药品、军用品和其它用品等,高峰期的贡品种类曾达到3000余种。清初规定呈送的贡品中有人参和貂皮,乾隆年间免去这两项贡品,专门采捕东珠、蜂蜜、鲟鳇、松子等。每年呈送的贡品有:蜂蜜6000斤、白蜜、蜜尖(蜂王浆)、蜜牌(贮蜜蜂巢)各12匣;松子8000斤,松塔1000只;鲟鳇20尾,鳟鱼18尾,细鳞鲯鱼5300多尾,东珠每年需交672颗。

  宣统三年(1911年),随着清王朝的灭亡,“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与“乌拉协领衙门”两署一并裁撤,合为“旗务承办处”。至1912年,打牲乌拉总管衙门被中华民国政府收回,并变卖了贡山贡河。

  近三百年间,打牧乌拉总管衙门作为大清国内务府的派出机构,承载了一个王朝的乡情和它腾飞的希望。史上曾有“南有江宁织造,北有打牲乌拉”之说。从打牧乌拉总管衙门的呈文奏表中,从它的札记详文里,不难看出大清国近三百年间的强盛与衰败,从中探寻出吉林地区这座边关重镇的政治、经济、军事、和它的风土人情。

(责编:实习生、王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