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吉林市 審批流程圖,從14米減到了4米

本報記者  李家鼎

2019年04月09日08:3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流程圖,從14米減到了4米(落實在基層)

  石鬆展示吉林市審批流程圖前后變化,從左往右依次為企業投資備案類(2019年)、企業投資核准類(2019年)、企業投資備案類(2018年以前)、企業投資核准類(2018年以前)。
  本報記者 李家鼎攝

  核心閱讀

  中央明確要求深入推進審批服務標准化、大力推行審批服務集中辦理。一系列舉措在各地逐漸落細落實。

  吉林省吉林市逐一拆分審批事項,編制清單和流程圖,砍掉不必要事項、完善可優化流程,實現綜合窗口一窗受理,集體會商跟進服務。一年來,審批流程圖變短了、企業的事好辦了。

  

  石鬆的辦公室內,收藏著他精心繪制的6張流程圖。

  按照發改部門的分類規則,這6張圖是過去和現在的各3張審批流程圖,包括三類,政府性投資類、企業投資核准類和企業投資備案類。6張圖全部用寬60厘米的A2紙張連接打印,最長的一張是一年多前的企業投資核准類審批流程圖,長達5.5米,而如今,這張圖隻有1.3米。過去這3張審批流程圖總長近14米,今年總長變成了不到4米。

  去年,石鬆從吉林市政府辦公室督查室借調到市政務大廳工作,任投資項目服務綜合窗口負責人。“企業做項目程序繁瑣、阻礙重重。”石鬆並不掩飾一年前企業辦手續的阻礙,“長久以來,不管是國企、民企還是外企,都有不少怨言。”

  “這些圖記錄著吉林市審批流程改革的昨天和今天,有過去的‘煩惱’,也有如今的‘清爽’。”石鬆說。

  症 結

  各部門溝通不暢,三個“不知道”拖慢進度

  雖然和政務窗口打了20多年交道,吉林市龍寬工貿公司員工安德林卻似乎一直“迷糊”。

  老安在吉林市挺有名,由於熟悉企業投資審批的各項流程,20多年來,有10多家公司專門聘請他作“項目專員”,其中不乏投資金額高達10億元級別的大工程。為了一個項目,老安曾經要跑幾十次政務大廳。

  跑得次數多了,老安的脾氣也越來越大。“前一個審批事項往往是后一個的前置要件,各個部門之間缺乏有效的溝通,互相扯皮推諉,甚至同一部門不同辦事員的口徑都不一致,問多了人家就煩了。”有好幾次,老安因為辦事員的態度急了眼,在政務大廳拍了桌子。

  接手工作后,石鬆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弄清楚這其中的緣由。通過前期調研,他總結出了三個“不知道”:項目要哪些部門來批,企業不知道﹔需要審批什麼,企業不知道﹔企業要為此准備哪些材料,不知道……

  石鬆和同事們用“解剖麻雀”的方法對審批事項、要件逐一拆分,找部門座談、去企業走訪。經過梳理發現,吉林市企業投資核准類項目審批事項89個,企業投資備案類項目審批事項78個,政府性投資項目審批事項84個。更為龐雜的是審批事項涉及的要件,三類項目的要件數分別為373個、322個和358個。

  很快,反映這些審批事項、要件的流程圖就被繪制出來。石鬆說,從流程圖可以看出,很多企業所面臨的三個“不知道”問題,表象是審批要件的重復,根本在各部門的業務壁壘。

  針對此問題,吉林市成立了以市委書記、市長為雙組長的“隻跑一次”改革辦公室,全力推進審批改革。“這是一次‘刀刃向內’的改革,目的就是通過‘隻跑一次’改革,重塑全市良好的營商環境與干部隊伍作風。”石鬆深有感觸。

  針對投資項目審批的一系列難題,吉林市設立了市、區兩級統一的投資項目審批服務綜合窗口,《吉林市投資項目審批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市政務公開辦公室在市政務服務大廳設立投資項目審批服務綜合窗口,負責投資項目審批日常管理工作,一窗受理,統一出件。”

  改 變

  綜合窗口統一受理,76份申請表變為1套申請書

  今年初,老安接了一個硫黃制酸項目新建廠區的活兒。“本來已經做好打持久戰的准備。”可沒成想,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老安在綜合窗口半小時內就提交完了所有材料。“材料很全,回去等信兒吧。”工作人員笑臉相送。

  石鬆說,針對企業反映最為強烈的審批要件重復問題,綜合窗口設立后,實行集中管檔,所有審批事項的材料,全部由綜合窗口接收,這樣能夠全流程地掌握審批材料,進而整合、精簡,重復的材料隻提交一份。

  整合76份申請表為1套申請書,需要由主管部門出具或審批的139份材料由綜合窗口接收和推送,不再讓項目建設單位充當“快遞員”,加之部門取消審批事項、精簡材料,這樣就大幅度地減少了要件數量。

  綜合窗口一方面督促各審批主管部門按照承諾時限完成審批工作,另一方面監督各審批主管部門在材料補正過程中一次性告知執行情況,如果出現同一材料補正兩次或以上的情況,綜合窗口可以向該審批業務窗口提出質詢,並計入電子監察系統。

  “綜合窗口辦事員會在企業提交材料時就確定材料是否合格,不合格的要求審批部門一次性告知,若合格,就必須立即推送到審批窗口。”石鬆說,“而且,現在政務大廳的工作人員,中午不再午休,周六照常營業。”

  提 升

  組織審批部門集中會商,讓項目單位心中有數

  讓老安更為驚喜的還在后頭。3天以后,他接到了政務大廳工作人員的電話:“請您來綜合窗口開個會。”

  在這個會上,老安竟一次性地見到了不少“老朋友”,“有發改委的、安監局的、環保局的……把這麼多部門攏在一起,得多大力度?”老安笑著說。

  石鬆便是這場會議的主持人,“今天我們把17個單位的相關負責人全都叫來,就是為了老安代理的這個項目,有什麼問題你就可勁兒問。”

  “土地預審的制圖環節,國土局使用的是‘2000國家大地坐標系’,可測繪院出具的都是城建坐標系圖……”老安拋出最關切的問題。國土局同志馬上回答:“我們已經協調測繪院,現在都使用‘2000國家大地坐標系’了。”

  老安提出的7個問題全部得到了答復,一周過后,他被告知:如果企業自身承擔的幾項手續已經辦理完,項目可以在40天后開工。“這比我的預期整整提前了一年!”老安很驚喜。

  “及時組織市、區兩級審批主管部門進行集中會商,審批主管部門發表各自的意見和注意事項,確定需要辦理哪些事項、准備哪些材料、哪一層級審批。”石鬆介紹,會后,綜合窗口將審批事項清單和要件清單發給項目單位,讓項目單位一目了然、心中有數。2018年10月之后,綜合窗口已經召開了64場集中會商會。

  今年初,石鬆又繪制了3張不同類別投資項目的審批流程圖,這3張圖的長度都縮減了70%以上,“能在我的辦公桌上展開了,但與一些營商環境好的南方城市相比,我們還要正視差距、繼續努力。”石鬆說,流程圖縮減的背后,是吉林市的企業投資核准類項目審批要件由373個減少到74個,企業投資備案類由322個減少到55個,政府性投資項目類由358個減少到75個。


  《 人民日報 》( 2019年04月09日 11 版)

(責編:王帝元、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