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打烏拉街——東北解放戰爭時期歷史文化名鎮的那些事兒

2019年03月19日10:42  來源:吉林日報
 
原標題:三打烏拉街

  東北人民自治軍遼東軍區三縱隊二支隊一團一營戰斗英雄合影(1946.2.27於烏拉街)

  東北人民自治軍遼東軍區三縱隊二支隊一團追悼會(1946年2月27日攝於烏拉街)

 

  參考資料:《永吉縣黨史資料》

  專家簡介:孫立國,男,1981年出生,大學學歷,中共黨員,現任永吉縣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從事黨史研究工作多年,對永吉黨史有深入的研究和獨到的見解。曾主持編撰《永吉黨史大事記(1925—2017)》《黨領導下的永吉抗日斗爭》《紅色記憶——永吉抗戰老兵回憶錄》《永吉黨史人物》《中國共產黨永吉縣歷次黨代會簡介》等黨史資料。多次深入機關、農村、社區、學校、企業進行黨史宣傳教育。

  第一戰:全殲自衛隊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偽滿洲國也隨之垮台,位於距吉林市35公裡處的烏拉街暫時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

  烏拉街鎮內的財主和商人們惟恐身家性命難保,找到地主羅伯杰出面組織成立維持會,此后又成立自衛隊。由大地主“關小胡子”關建原任隊長,他在偽滿時期曾任新京(長春)偽憲兵隊的分隊長,惡霸地主劉化宣任副隊長。

  自衛隊早期設在城裡道德會院內,后遷至南街藥王廟院裡。起初隊內沒有武器,日本投降后,原偽吉林第二軍管區工兵連解散,把所持武器交給了烏拉街維持會。

  “關小胡子”沒費力氣就得到了100多支“三八式”馬槍,當即分發給嘍啰們,余下的槍彈他又發給缸窯、樺樹、汪屯、金珠4個鄉的自衛隊。從此,烏拉街維持會管轄內的自衛隊相繼成立了。

  這支地主武裝成立不久,就糾集了汪屯、金珠兩處的自衛隊,共70多人,於1945年10月29日午后1時許,在張屯伏擊了約70多人的吉林保安第四縱隊一部。這是一支經我黨東北民主聯軍吉林省軍區司令員王效明批准、並下發建軍執照的新部隊,由於缺乏戰斗經驗,在不到1個小時的戰斗中就被打死11名戰士,其余全部繳械。

  10月30日,劉化宣帶領地主武裝回到烏拉街,並調來了缸窯、樺樹等地的地主武裝。不敢露面的原烏拉街偽警察署長彭佐廉,看到維持會的自衛隊打了勝仗,也主動出來與“關小胡子”合作。這樣,關部發展到200多人了。劉化宣集合隊伍講話:“咱們不但打了勝仗,而且隊伍也擴大了。今后誰也不敢輕易惹咱們了。等中央軍(即國民黨軍)接收后,我肯定錯不了,你們也准能弄個差事干。”

  1945年10月,我膠東軍區某部奉命向東北進發。這支部隊的番號是東北人民自衛軍遼東軍區三縱隊二支隊,約1000人,支隊長田鬆,政治委員李偉,群眾稱他們為田鬆部隊。為了盡快掃清東北三省的敵偽殘余,他們日夜兼程,走走打打,途經遼寧、吉林,准備前往黑龍江。

  11月1日黃昏,田鬆部隊到達烏拉街南10余裡處的富爾屯和萬家屯。當聞知烏拉街的地主武裝伏擊我吉林保安第四縱隊的消息后,全體戰士義憤填膺,決心消滅這支反人民的武裝。田鬆當夜動員兩名老百姓,帶著警告信來到烏拉街,交給了關部。信中大意是:我軍要收復烏拉街,建立紅色政權。你們是放下武器接受改編還是與人民為敵到底?若接受改編,給以出路,否則自取滅亡。並要求立即作出答復。

  “關小胡子”等人正在得意忘形之際,哪肯投降?他傲慢地對來人說:“絕對不能放下武器,要打就奉陪!”送信的老百姓回來說明這一情況后,田鬆部隊決心要消滅這支反動地主武裝。

  10月2日拂曉,田鬆部隊二大隊擔任主攻,一大隊為預備隊。由於部隊行動迅速,很快把烏拉街包圍起來。在戰斗命令下達后,我軍發起了猛烈的攻擊,密集的槍聲和手榴彈爆炸聲連成一片,田鬆部隊的戰士們猶如下山猛虎,銳不可當。他們首先攻下了汪屯一伙敵人防守的西城門,繼而攻下金珠一伙敵人防守的北門和樺樹一伙敵人把守的東門。敵人一邊向街內逃跑,一邊胡亂打槍。當我軍打到街中心十字街時,遇到了缸窯一伙敵人和各門殘敵的合力頑抗。經過15分鐘巷戰,敵人全部投降。

  最后一個據點,是南街藥王廟大院的烏拉街自衛隊隊部。戰士們躲開敵人的射擊,巧妙地移動到牆根,向院內扔手榴彈,不一會,就聽院裡的敵人喊:“別打了,我們投降。”接著,敵人一個跟著一個從廟門戰戰兢兢地走了出來。整個戰斗不到90分鐘。除關建原、劉化宣和彭佐廉等幾人逃跑外(關、劉、彭三人在1951年的鎮反運動中被槍斃),其余敵人被一網打盡。這次戰斗繳獲輕機槍兩挺,步槍和馬槍200多支。

  隨后,烏拉街區成立了人民政府,郭宇夫當了第一任區長。田鬆部隊在烏拉街休息了3天后繼續北上。

(責編:王帝元、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