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沙城”變“水鄉”白城市建設海綿城市破解干旱缺水困局

2018年10月31日09:38  來源:新華社
 
原標題:從“風沙城”到東北“水鄉”——吉林白城建設海綿城市 破解干旱缺水困局

吉林西部的白城市,由於干旱少雨風沙較大,被稱為“風沙城”。近年來,通過海綿城市建設,有效收集利用雨水,破解了困擾城市發展的缺水難題,使城市處處有綠地、時時可親水,昔日的“風沙城”正發展成為東北“水鄉”。

一滴水困住“風沙城”

走進白城市,小區、綠地、湖泊、噴泉隨處可見,這些在南方城市裡司空見慣的景觀,過去在這座與水無緣的北方城市難得一見。

白城市位於吉林省西部,名字來自蒙古語“查干浩特”,即白色之城。由於風沙較大,民間流傳著一段民謠:“一進洮南府,先吃二兩土,白天吃不夠,夜裡接著補。”因此,白城也被稱為“風沙城”。

白城市的平均降水量400毫米,年均蒸發量卻在1600毫米。由於地下水過度開採,水位逐年下降,吃水都成問題,何談城市綠化、生態發展?白城市就像一株脫水的風滾草,等待遇到水源重獲新生。但水從哪兒來、如何利用,成為困擾城市發展的一大難題。

白城市的降雨非常集中,每年七八月份暴雨如注時,城市就成了一片汪洋。“全市14個積水點,最深的地方可以沒過大腿,車輛經過都會拋錨。”白城市交警支隊洮北大隊副大隊長連文博說。

此外,白城市老城區基礎設施欠賬多,承載能力不足,街路破損嚴重、道路擁堵嚴重、地下管網老化嚴重,自來水漏失率達到70%。市民編了一段順口溜:“兩米一個井,百米一盞燈。頭上蜘蛛網(電線),腳下臭水坑。”

地面的灰色鋪裝阻止了降雨補充地下水,雨水、污水沒有分離,泥沙俱下一同流入污水處理廠,寶貴的降水沒有得到有效利用。

怎麼將雨水利用起來?成了困擾白城市城市發展的難題。

高緯高寒地區海綿城市如何建?

2015年4月,白城市被國家列為首批海綿城市試點。作為當時東北三省唯一的試點城市,白城市還承擔著解決高緯度高寒地區建設海綿城市的課題,而凍融問題是首要難題。秋末冬初,雨水進入地下層結構,一旦冷凍結冰就將膨脹損壞路面。

白城市創新道路抗凍融透水鋪裝技術,採用透水排水技術,在地下建了一個微型排水盲管,將地下多余水分排走。“我們總結出了一套北方寒冷地區抗凍融的適用技術與標准做法。從監測情況看,經過兩個冬季,工程運行結果良好。這一創新也申請了發明專利,可供北方地區海綿城市借鑒採用。”為白城市提供技術咨詢的北京建筑大學博士王耀堂說。

小區積水是白城市的老難題,簡單採用海綿城市建設方案,難以解決。為此,白城市結合當地2米以下就是透水性好的砂礫層這一實際情況,借鑒古建筑的滲井排水法,建設了“雨水花園+滲井”結構,實現源頭排水。

記者在白城市的白鶴二小區看到,原來私搭亂建的違建消失了,天上各種線纜“蜘蛛網”也一掃而空。小區花園裡,老人們在散步健身,綠地進水口還有一堆鵝卵石。

“這就是雨水花園的進水口。”白城市海綿城市建設服務中心副書記高博指著路邊石口說,“白城市小區內不鋪設雨水管網,通過建設滲井,將超量雨水排入地下,這種創新方式,不僅簡單實用且節約了大量資金,還實現了源頭減排,杜絕了雨污混接,回補了地下水,緩解了市政管網的排水壓力。”

2017年,白城市建成海綿城市,與雨水充沛的南方城市不同,白城市發揮出了海綿城市蓄水和用水功能。

“海綿”增加水體和綠地面積

每周五晚,在吉林省白城市鶴鳴湖畔,五彩的噴泉隨著音樂節奏翩翩起舞,在激光燈柱的映照下,市民拍照留念。

三年來,白城市建設了天鵝湖、鶴鳴湖、東西南三面的環城水系。通過航拍鳥瞰全城,一處處碧波掩映在城市樓宇之間。這些水體都是通過海綿城市建設,利用收集的雨水,為城市美化增加了一抹亮色。

通過海綿城市建設,白城市每年雨水資源回用率達10.9%,節省自來水費100多萬元,地下水位呈回升態勢。

“晴天不起沙,雨天不積水”成了白城市民新的順口溜。今年7月中旬,白城市遭遇了5年一遇的強降水,持續降雨時間之集中、降雨量之大,在白城市近三年氣象數據記錄上尚屬首次。經過現場監測,全市未出現一處積水點,所有降雨均在半小時內排淨。

抓住海綿城市的機遇,白城市還實施了老城改造工程,在38平方公裡內,改造主要街路48條、改造全部老舊小區172個,累計拆除違建18萬多平方米。

白城市委市政府帶頭實施“拆牆透綠”,拆除政府的高牆圍欄,將黨校、教育局、銀行、法院、公安局等28家臨街單位的公共綠地還給百姓,新增公共綠化面積78公頃。

“到了晚上,我們就在政府大院綠地裡鍛煉健身。”白城市民石洪泉笑著說。

水體和綠地面積的增加,改善了白城當地的“小氣候”。當地風沙天氣明顯減少,風力強度減弱,昔日的風沙之城正在逐漸轉變為綠地水體城,生態的改善讓百姓的幸福指數明顯提升。(記者李雙溪)

(責編:李洋、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