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余市德勝鎮: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興兵滅遼誓師地

2017年09月16日09:32  來源:吉林日報
 
原標題:扶余市德勝鎮: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興兵滅遼誓師地

1961年修建的碑亭

大金得勝陀頌碑

遠眺碑亭、展館

漢字碑文局部

 

  鬆原是遼金故地,境內遼金文物眾多。在這些文物中,有一座石碑,雖歷經800余年風霜侵蝕,上面記載著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興金滅遼豐功偉績的女真文字和漢字依舊清晰可見。如果不是熟悉這段歷史或熟讀碑文的人,也許想不到,這座石碑的所在地扶余市德勝鎮石碑崴子屯就是當年完顏阿骨打舉兵滅遼興金的誓師地。日前,記者和專家從扶余市驅車來到距市裡70多公裡的石碑崴子屯,尋訪石碑,了解這段歷史。

  驅車行駛1小時左右,我們來到石碑所在地。這座被世人敬稱為“金碑”的石碑立於石碑崴子屯東1.5公裡處,西靠引拉大堤,東為草地和沼澤。這裡地形十分險峻,西面由橫貫南北蜿蜒曲折的弓形斷崖所環抱,形成天然屏障。東臨拉林河,交通便利,水草豐茂,既可隱蔽,又利於出擊。現在看來,完顏阿骨打選擇這裡聚集兵馬,誓師反遼,出擊寧江州絕非偶然,是有其長久的歷史背景和深思熟慮的戰略眼光。至今登臨縱目,猶可想見當年金戈鐵馬、刀槍林立的雄偉陣容和一呼群應、聲震山河的誓師場面。

  關於完顏阿骨打誓師反遼的傳說在當地廣為流傳,扶余市文化研究會秘書長郭迪非向記者娓娓道來這段歷史——

  據郭迪非介紹,阿骨打是金世祖劾裡缽的二兒子,從小身體強壯,臂力過人,拉硬弓,箭射猛虎﹔跨良馬,馳騁疆場。他性情豪爽,見解獨特,年輕時跟隨父兄出征作戰,身先士卒,屢立戰功。劾裡缽去世后,由兄長烏雅束做首領,期間,女真人養精蓄銳。1121年烏雅束病故的時候,女真人異軍突起,勢力逐漸強大起來。按照兄終弟繼的原則,阿骨打襲任節度使之位,時年45歲,正值人生的壯年。阿骨打抓住這一有利時機,迅速把按出虎水(今哈爾濱東南阿什河)和黑水兩岸的女真部落聯合起來,並被大家推舉為聯盟首領。當時遼天祚帝昏庸無道,殘暴不仁,視女真人的性命如螻蟻。一進入春季,天祚帝就帶領滿朝文武和妃子們離開京城,到鴨子河一帶“捺缽”。捺缽,契丹語,漢譯為“行在”,即遼帝出行所在地。

  據《遼史·營衛志》載,“遼國盡是大漠。浸包長城之境,因宜為治,秋冬違寒,春夏避暑,隨水草,就畋漁,歲以為常。四季各有行在之所,謂之捺缽。”

  為了獵鵝捕雁,天祚帝要求女真部落每年必須進貢大量用於捕獵的海東青。這種飛禽一向稀少,不易捕捉。如果不按期交齊海東青的數量,朝廷就會降罪,這就引起了女真人的極大恐慌和憤恨。在一次春捺缽的頭魚宴席上,天祚帝目中無人,強迫阿骨打當眾脫衣歌舞,對其百般羞辱,這就更加堅定了女真人推翻遼國的決心。

  阿骨打有個侄子名叫希尹,此人智勇雙全,不但精通滿文,還經常學習中原文化,是阿骨打的左膀右臂。一天,阿骨打和謀臣宗翰、希尹等人經過細致研究,決定聯合其他諸部落,共同出兵征討大遼。據《伯都訥史話與傳說》載,公元1114年陰歷九月初十,女真人在淶流(拉林河)誓師。完顏阿骨打聚集了女真兵士共計2500人,舉行反遼誓師大會。阿骨打站在土崗上,將士們見他體如喬鬆,馬有當地阜崗那麼大。他們宰殺牛羊,祭天地,祭祖先,再祭帥旗,一切完畢,阿骨打當眾陳訴了朝廷的種種罪行和滅遼的決心,他對將士們說:“若大事克成,復會於此,當酹而銘之。”三軍將士情緒激昂,紛紛舉起手中兵器,連聲高呼:“不滅大遼,我等決不收兵!”女真人胸中的怒火一旦燃燒起來,就像森林裡的大火,越燒越旺,誰都別想把它扑滅。遼、金戰爭的序幕就此拉開。

  女真大軍在完顏阿骨打的統領下,向西挺進,星夜渡扎隻水(今賈津溝子),天剛放亮進入遼的地界,直搗寧江州(今扶余市東石頭城子)。

  《契丹國志》卷十載:“混同江之東,名寧江州。”寧江州(今伯都古城遺址)是遼的邊陲軍貿重鎮,始建於“清寧四年(1058)城鴨子(東流鬆花江西段)、混同(西北流鬆花江)二水之間”。寧江州有榷場,女真人以北珠、人參、生金、鬆實、白附子等為市,商貿比較繁榮。《鬆漠紀聞》載:寧江州“女真獻來方物,若貂鼠之屬。各以所產,量輕重而打博,謂之打女真。后多強奪,女真始怨……”從中我們可以看出,遼和女真的恩怨由來已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了。城內建有一棟棟青磚大瓦房,住有百姓人家。寧江州是遼統治者為加強邊防和繁榮邊貿而設立在女真前哨的邊城,先為防御,后升觀察,行政上歸東京道所轄。

  郭迪非認為,這裡的兵士隸屬於東北路統軍司(長春州即塔虎城)。大遼朝廷派有軍隊駐守此城,總計不下3000人馬。都統蕭兀納能征慣戰,深得天祚帝的信任。再說,這座城的城牆較高,又有一道寬闊的護城河,易守難攻。另外,周邊還有新安城、楊家城、聯合城等諸多衛城,裡面都有駐軍。寧江州一旦遇上險情,各衛城的軍隊就會迅速趕來增援。由於寧江州與女真接壤,又是遼的重鎮,經過認真研究,阿骨打還是決定先啃這塊硬骨頭。

  據《金史·營衛志》記載,“九月,太祖進軍寧江州……”在行進途中,女真人遇上遼國混同軍。這支遼軍有一百多人,為首的是遼的大將耶律謝十。見了女真軍隊,耶律謝十勒住馬的絲缰,大喝一聲:“你們這是要往哪裡去,難道說還想興兵造反不成?”阿骨打一擺手中的金柄開山斧,冷笑道:“不錯,我等正想興兵造反,識時務者閃開道路,如若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耶律謝十大怒,挺槍便刺。阿骨打閃身躲開,和耶律謝十戰到一處。不出三個回合,阿骨打大吼一聲:“著。”一斧下去,將耶律謝十斬為兩段,“扑通”墜落馬下。混同軍見主將被殺,嚇得面如土色,紛紛抱頭鼠竄。女真大軍迅速前進,很快就包圍了寧江州。阿骨打把中軍帳設在城北的土崗上,站在這地方,居高臨下,可以看清遼兵的一舉一動。與此同時,希尹派移烈、阿裡罕、婁室等大將各帶二百精兵,分別埋伏在各路途中,單等衛城人馬出城增援主城時,就地殲滅。

  寧江州被困,都統蕭兀納和防御使大藥師奴不敢怠慢,立即率領守城官兵進行抵抗。同時放出響箭,通知衛城出兵增援。衛城遼兵出了城門,還沒走出多遠,就被早已埋伏在那兒的女真人給殲滅了。蕭兀納和大藥師奴見衛城兵馬沒來援救,就知道沒啥指望了。他們派人殺出城去,星夜趕往遼國朝廷送信,請求援兵。天祚帝聞報,嚇了一跳。他沒料到女真人會如此膽大包天,竟敢興兵造反,立即派3000渤海軍前去增援。可是,渤海軍的主將合訥為了保存實力,一路上磨磨蹭蹭,故意耽誤時間。女真人與寧江州的守軍激戰數日。由於女真人進攻太猛,難以抵抗,又見援兵遲遲未到,遼兵不得不棄城而去。這天一大早,東城門突然被打開了,蕭兀納和大藥師奴帶領遼兵奮力往外突圍。不想阿骨打早有准備,派了重兵防守,幾經沖殺,遼軍死傷大半,鮮血把護城河裡的水都染紅了,防御使大藥師奴被生擒。隻有蕭兀納一人殺出重圍,獨自逃往長春州。

  關於這次起兵,史書上屢有記載。《金史·志第五·地理上》作過簡明扼要的敘述:會寧縣“有得勝陀,國言忽士皚葛蠻,太祖誓師之地也”。在《金史·本紀第二·太祖》裡,對這次起兵有較為詳細的記載和描述﹔《金史·志第四·五行》也互為對照地記載了這件事。

  郭迪非說,寧江州首戰告捷,女真人乘勝追擊,又接連攻克了出河店、賓州、咸州等軍事重鎮,一口氣拿下了黃龍府等50座州郡。最后,經過女真全體將士的浴血奮戰,1121年,女真人滅遼。此后,又形成金、宋對峙長達120年之久的政治格局。

  金代建立后,將最初誓師處命名為“得勝陀”,意為金代在這個地方得到勝利。但由於戎馬倥傯,阿骨打在建金之初逝去,立碑紀念的壯志始終未得實現。70年后,太祖之孫金世祖完顏雍思鄉懷祖,於金大定二十四年(1184)3月由中都(今北京)返回故都上京(今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沿途覽物記勝,撫今追昔,深感祖父創業之艱難。為緬懷祖先創業之勞,紀念反遼斗爭的勝利,於第二年4月下詔建大金得勝陀頌碑於此地,金大定二十五年(1185)7月28日立石,僅3個月余即告完工,速度之快,史所罕見。此后,這座女真名碑就矗立在祖國北方的荒原沃野之中,向后人昭示著金太祖阿骨打滅遼興金的不世之功,已有800余年。(記者畢瑋琳 張紅玉)

  參考資料:《扶余縣文物志》《吉林省文物志》《吉林風物志》等。

  專家簡介:郭迪非,男,1974年生,扶余市文化研究會秘書長,從事遼金文化研究多年。

  (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片)

(責編:實習生、王帝元)

精彩推薦

  •  
  •  
  •  
  •